我的位置:设计本 > 室内设计师 > 古鲁奇设计设计师 > 利旭恒—高度到了自然就是国际级

利旭恒—高度到了自然就是国际级
2015-09-24 16:53 2300


利旭恒又获奖了!随着日本Good Design Award 设计大奖、德国iF Design Award设计大奖、德国Red Dot红点设计大奖等国际大奖陆续收入囊中,利旭恒及其创办的古鲁奇公司不仅名扬国内设计界,还吸引了不少海外的餐厅设计委托,地点除了欧美以外,还有杜拜等中东地区。

 

  “TAIWAN NOODLE HOUSE”是利旭恒的经典作品之一,满墙的青花瓷面碗与天花上大量的筷子形成巨大的视觉冲击力,顾客进食面条时,烟雾缭绕相映成趣。搭配着Hans Wegner设计的CH24餐椅和出自Tom Dixon之手的Beat灯具,传统具象的中国元素与当代设计产生了对比碰撞。“今天时尚的经典就可能成为明天的传统,今天的传统不就是过去的经典流传下来?因此‘时尚’与‘传统’两者不会矛盾”,利旭恒说,“我们应该试着将传统文化以当代哲学的方式传递给现代的人们,这种传达模式不需要去迎合任何外国人,高度到了自然就是国际等级。”

 


利旭恒

 

  没有生命没有情感也就没有认同

 

  出生于台北,远赴英国学习设计启蒙,辗转到北京发展事业,带领设计团队跨出国界……不同的人生转折点对于利旭恒而言既是偶然,也是必然。地域的文化差异对他的设计人生有着关键的影响,也让他逐渐学会了如何去挖掘自己的创意,组合自己的逻辑;对美食的热爱让他做餐厅设计时充满动力,他说:“我们有太多的设计只是美丽的僵尸,没有生命没有情感也就没有认同,没有归属感。”他的设计秉持“设计和食物一样,都温情而充满记忆”的理念,但同时也强调,设计不仅仅要做得很美很有趣,也要考虑商业性。

 

  利旭恒十分重视交流过程:与客户交流会设身处地地为对方思考;与设计团队交流会建立平坦的阶级关系,让创意得以不受框架限制。在做餐厅设计时,他会根据不同的品牌做不同的定位,比如“麻辣诱惑”的定位是年轻女性,就会在卫生间和化妆室的设计上下功夫;“港丽餐厅”则会努力迎合大众化的口味。他认为,文化背景和饮食习惯这两点对设计有比较直接的影响,前者需要设计师慢慢积累,后者则要深入当地走访考察。

 

  把兴趣作为一生的事业

 

  爱美食与爱旅行成就了利旭恒在餐饮设计上的成功,旅行为他开拓了眼界,美食则是旅行中的最重要的环节。他每到一个城市必然安排参访当地的知名餐厅。此外,他还喜欢参观不同地方的建筑设计,体验有特色的酒店。通过了解它们的概念、结构、细节、素材、工序等,思考它们如何以自然的关系表现出来,这个过程让他倍感有趣,并慢慢积累了设计知识,带来源源不断的创意。

 

  如今回顾20年的设计之路,利旭恒感慨道:“我认为自己非常的幸运,能够把兴趣作为一生的事业,设计餐厅这条路应该会一直做到退休。”洛克菲勒在给儿子的一封信中写道“如果你视工作为一种乐趣,人生就是天堂”,而这正是利旭恒喜欢的境界,并积极地实现着。

 

  【访谈实录】

 

  【记者】中西餐厅在设计方面有哪些区别?如何满足不同的消费需求?

 

  【利旭恒】在我的设计经验里,中西餐文化差异是很有趣的,文化背景和饮食习惯这两点对设计有比较直接的影响。文化背景需要设计师慢慢累积,所谓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即使在相同的国家,不同地区的人仍然会不一样。比如中餐厅来说,上海是个很讲究生活小资风情的地方,上海人感情细腻,对空间氛围的要求更精致,由于上海是比较早接触国外文化的城市,因此他们对设计的接受程度更大。

 

  西餐厅来说,欧美人对饮食习惯的了解则需要设计师在做项目之前做实地考察,这样才能更切身的体会到生活习惯的不同之处。例如,我们在设计美国Santa Monica项目FACE Restaurant之前,花了十几天时间走访美国加州各地做深入考察,因为美国的餐饮习惯与中国有很大不同。首先,美国餐馆很重视酒吧,酒吧区的位置都比较靠前,实际利用率也很高,因此在设计的时候要特别注意酒吧区与用餐区的分区设计,动静互不干扰;另外,美国餐厅的灯光也比国内要暗许多,这是当地人的生活方式所决定的。因此在设计之前做实地考察是非常必要的。

 

  【记者】时尚和传统的关系是什么?它们的矛盾和冲突是什么?传统文化深厚的中国,它的国际化应该是怎样的?

 

  【利旭恒】今天时尚的经典就可能会成为明天的传统,今天的传统不就是过去的经典流传下来,,因此两者不会矛盾。我不认为所谓中式只是在墙上挂上花窗与灯笼,那没有文化感。我们应该试着将传统文化以当代哲学的方式传递给现代的人们,这种传达模式不需要去迎合任何外国人,高度到了自然就是国际等级。

 

  【记者】您的设计灵感通常来源于哪里?有什么办法让自己旺盛的创作力持续下去?

 

  【利旭恒】工作之余最喜欢的就是旅行,通常会在一段旅行中安排好想要看的设计建筑,欣赏建筑的概念、结构、细部、素材、工序,并以自然的关系表现出来,这些会让我感到有趣。同时去住想住的特色酒店,打听好在地最棒的美食或小吃。这样能让身体得到足够的休息,心灵得到充电。

 

  【记者】许多人认为做设计很累,要受甲方许多牵绊和不理解,甚至逃离了这个行业,您认为呢?

 

  【利旭恒】我从不这么认为,设计师设身处地的与客户创意上的交流过程是最有趣的! 就像是北方人在家包饺子,重点在于包饺子的过程人与人之间的交流,交流的好结果就是水到渠成,交流的不好水饺可能就索然无味了。在创意产生的过程,设计团队平坦的的阶级关系也至关重要,这可使创意得以没有框架限制的产生。

 

  【记者】您今年获得了德国的iF及红点奖两项大奖,能给我们分享一下最大的感受和收获是什么吗?

 

  【利旭恒】这一年来我们获了世界三大设计奖的德国IF、德国红点、日本Good Design Award,这也让我们获得了世界市场的入场券。我们积极地接了许多海外的餐厅设计委托,地点除了欧美之外还有杜拜等中东地区。并不是国外的设计费比较高,作为华人设计师的我,只是希望能够透过这些设计案例向世界发声:华人设计师也能为世界提供一流的创意与设计!

 

  【记者】“TAIWAN NOODLE HOUSE”的设计极具视觉冲击力,商业空间设计怎样做到既迎合商业又呈现艺术创意呢?

 

  【利旭恒】没有高深学术的设计理念,只有简单的回忆,装饰元素只选用了三点:烟雾缭绕、青花瓷碗和筷子,这些都是小时候吃牛肉面时留下的最深的记忆。再搭配上具时代感的家具,如Hans Wegner于50年代设计的CH24餐椅,出自Tom Dixon之手的Beat 灯具,以突出当代设计的风格。另一方面满墙的青花瓷面碗则与那天花上那具大量体的筷子烟雾缭绕相映成趣,成为面馆的焦点。藉由传统具象的中国元素与当代设计产生对比碰撞,来体现当代背景下的中国。

 

  【记者】人生总有几个重要的转折点,有没有一些关键的决定改变了您的人生轨迹?作为获大奖无数的设计师,您有什么建议给想涉足参赛的年轻设计师吗?

 

  【利旭恒】我出生在台湾台北,选择了英国伦敦学习设计启蒙,选择到北京发展事业,如今我们设计团队跨出了国界了,在欧美都有餐饮空间设计项目。

 

  建议在设计中投入“情感”,我们有太多的设计只是美丽的殭尸,没有生命没有情感也就没有认同,没有归属感。因此,我希望年轻设计师在设计之初可以从情感着手。

 

  【记者】您是个吃货吗?如果不做餐饮酒吧类的设计了,您最想要做哪一类设计?为什么?

 

  【利旭恒】我是个专业组老饕(吃货),旅行使我将眼界开拓到了世界各地,美食在旅行中更是最重要的环节,每到访一个城市必然安排参访每个知名餐厅。上月因工作原因出差法国巴黎,特别安排去了Mandarin Oriental 的 Camelia餐厅,又去了飞利浦史塔克Philippe Starck 设计的Miss Ko餐厅,感受了不一般的设计与创意!我热爱美食,因此设计餐厅这条路应该会一直做到退休。

 

  【记者】工作之余您平时有什么爱好?对于您来说,什么样的生活状态最为理想?

 

  【利旭恒】旅行! 一边玩乐一边工作! 设计之路已经走了20年,我认为自己非常的幸运,能够把兴趣当作为一生的事业,。一位哲人说过:“如果工作是一种兴趣,那么人生就是天堂。”我喜欢这种境界,更追求这种境界。


所有评论 (0)

还剩 名额
设计本将严格保护您的隐私,请放心填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