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您的位置:设计本 > 设计资讯 > 设计前沿 >

好料 | 建筑大师钟爱的“神仙”材料,竟是朴实无华的它

  • 好料 | 建筑大师钟爱的“神仙”材料,竟是朴实无华的它
  • 2020-04-27 16:33     来源: 广州设计周     浏览量:954

好料 | 建筑大师钟爱的“神仙”材料,竟是朴实无华的它




混凝土作为近代建筑发展不可或缺的新建材,玻璃并列为近代建筑的三要素。


清水混凝土建筑作为混凝土材料中最高级的表达形式,是表现混凝土素颜的一种手法,显示的是种最本质的美感。


在流行极简美、冷淡风的当下时代,清水混凝土凭借其不加装饰的本真美,得到建筑师们及大众的青睐。今天,带大家一起去看看那些蜚声世界的清水混凝土名筑~



I.

光之教堂

设计:安藤忠雄   坐标:日本大阪



光之教堂是日本著名建筑大师安藤忠雄的成名代表作之一,是教堂三部曲(风之教堂/水之教堂/光之教堂)中最著名的一座。


该建筑坐落于日本大阪近郊茨木市春日丘一带,因在教堂一面墙上开出十字形的洞而营造出特殊光影效果,信徒们由此产生接近上帝的感觉,曾获得由罗马教皇颁发的二十世纪最佳教堂奖。



教堂规模约113平米,能容纳约100人,于1989年竣工。这是安藤在自己的家乡大阪为当地居民设计的一座普通又不凡的教堂,用他最喜欢的清水混凝土材质和几何构造。


坚实厚硬的清水混凝土绝对的围合,创造出一片黑暗空间,让进去的人瞬间感觉到与外界隔绝,而阳光从墙体的水平垂直交错开口中倾泻,圣洁纯净感油然而生。



教堂墙壁上全无装饰,只有留白,任太阳光在上面无休止地作画。安藤将原本厚重、表面粗糙的清水混凝土,转化成一种细腻精致的纹理,以一种绵密、近乎均质的质感来呈现。


安藤曾这样解释光之教堂的核心理念:“在梵蒂冈,教堂是高高在上的,主祭神父站得比观众高,而我认为神父与观众人人平等,在光之教堂中,台阶是往下走的,站着的神父与坐着的观众一样高,消除了不平等心理,这才是光之教堂的精华。”




II.

兰根基金会美术馆

设计:安藤忠雄   坐标:德国诺伊斯



兰根基金会美术馆坐落于德国杜塞道夫郊外,于2004年建成。这里原是北约组织的导弹基地,1993年废除使用后,被Karl-Heinrich Muller所收购。1994年,安藤忠雄受Muller邀请,对这里重新进行设计。2001年,德国艺术收藏家Marianne Langen邀请安藤在此为她和丈夫的东洋美术及现代西洋美术收藏品建造一座美术馆。



这座美术馆秉承了安藤的一贯风格,他用混凝土和玻璃构建出另一个世界,与自然融为一体,尽显静谧安详之貌。


美术馆外层围着一层玻璃廊道,顶上利用天窗,让光线随着时间的变化透过天窗照射进来,从而在楼梯和缓坡上产生极精彩的光影变换,正是光赋予了美以戏剧性。


被玻璃廊道包裹着的是美术馆的主体——长长的清水混凝土方块。所有的展品全部藏于这混凝土方块中,除了出入口之外,在墙上没有任何的窗体,与全透明的玻璃廊道形成强烈的对比。


安藤在美术馆入口处,用半弧状的清水混凝土墙建造了一处圆形场域,在这中间有一条步道贯穿混凝土墙,引领参观者进入另一个未知空间。穿过假墙可看到一片蔚蓝水面,在青空映照下犹如宽广汪洋,玻璃盒子包住的美术馆就坐落在水面之上。




III.

Hill of the Buddha

设计:安藤忠雄   坐标:日本札幌



Hill of the Buddha位于日本札幌的一处墓地,虽是墓地但并不阴暗恐怖,如同改造前墓地主人期待的那样:“我希望啊,这里,是小孩子也会高兴来的地方。”


如今这里已然是一个祥和美好的场所,远远望去能看到在一片薰衣草花田中凸起的白色佛头,这里并不会因为是墓地而让人望而却步,反而人们会对没有完全露出的佛头产生好奇,不禁走近一探究竟。



若想见识佛像真面目,需慢慢走完山底这135米的小路,再经过一个大面积的清池,仿佛是参观佛像前必须进行心灵洗礼的一场仪式。


然后走入长约38米的清水混凝土廊道,廊道幽暗寂静,顶部横向的褶皱不仅使廊道内空间更具层次感,更使脚步变得缓慢,鼓励来访的人们跬步渐积,笃定而行。



随着脚步的积累,逐渐能见识到佛像的全貌,光从空中洒进来,仿佛走出黑暗的黎明。天井的构造在佛像身后自然形成光晕,周遭无修饰的纯粹的混凝土墙体让心灵更加安稳沉静,如此氛围下,佛像的肃穆与安详共存,神圣与慈悲共存。


整个建筑没有传统意义上的“墙”,大地具备生长的力量,此时的“墙”已不仅是建筑的外立面,而更像是大地的延伸。


传统宗教建筑中佛总是高高在上、触不可及,然而在安藤的设计中,建筑使佛与周遭万物融为一体,试图向信徒表达佛不在天上,也不在庙宇中。心中有佛,所见皆佛。


宁静与神圣一直是宗教建筑空间的主题,而如何让建筑与自然融为一体,使人能够更靠近神,没有人比安藤忠雄做得更好。




IV.

Twine概念住宅

设计:安东尼·吉本(Antony Gibbon)



“Twine”名如其义,指将材料绞合于一处,或指缠绕某物。Twine概念住宅便坐落在起伏的丘陵景观中,整个混凝土外表呈波浪式螺旋结构,在空中“扭曲起来”,好似融入了周边的群山,共同呈现出一种视觉上极富冲击力的美感。


安东尼·吉本曾解释:“每一道扭曲都能为建筑提供结构支撑,并在玻璃墙内开辟出足够大的活动空间。”



英朗笔直的混泥土在他的手中,展现着柔软灵动的曲线之美。起伏不平的建筑表面有节奏地从地面上剥离,形成间隙性的室内空间,主要空间分别被打造成睡眠空间和厨房,两个空间之间是凹陷的室外休息区。


地面由石头砌成,向外延伸到远处的山丘,这代表了自然的“审美距离”,在这种距离中自然环境并不与建筑相结合,而是被框架和欣赏。




V.

丰岛美术馆

设计:西泽立卫&内藤礼   坐标:日本高松



丰岛美术馆是一座白色清水混凝土建筑,坐落于大海和梯田间的小山上,远看犹如一滴水,朴素、淡雅、静谧。



美术馆空间整体呈流线型,屋顶有两个椭圆形“天窗”进行自然采光,令原本闭塞的室内空间可畅享阳光雨露。两个“天窗”中一个较小的面向山坡,望出去是一片树林,人站在不同角度,看到的是不一样的风景;另一个较大的面向海边,坐下望出去是天空和云朵,闭上眼睛,便能感受到风、日光和水的完美交流。


如此设计模糊了自然与人为的边界,原本灰白冰冷的水泥,在自然的温润下也变得和顺柔软起来。



丰岛美术馆的“主人”,其实是室内地面上散布的大大小小的水滴,每颗水滴仿佛有生命一般,它们会随着稍稍起伏不平的地面彼此撞击,有时又静止不动。由于整座建筑采用的材料完全不吸水,所以每颗水滴均可完整保留它们本身的形状。


这些来自山中的泉水,他们从地面小孔渗出,后又归于无形,从自然中来,也归于自然中去。内藤礼的这一艺术品与美术馆建筑本身互相诠释,妙不可言。


每一个到此参观的人,都可以静下心来,审视人与自然的相处之道,体会到自然魅力与本心的相融之法。




VI.

巴洛克艺术博物馆

设计:伊东丰雄   坐标:墨西哥



巴洛克艺术博物馆场地面积约5公顷,距墨西哥中东部城市普埃布拉约7公里,坐落于两条道路的交口处,亦是一座公园的边缘地带。从绘画、雕塑、时尚、建筑、音乐、戏剧、文学到食物,这里展示着有关巴洛克艺术的一切。



伊东丰雄赋予了博物馆一个醒目的外观,连续卷曲的纯白色混凝土外立面和一个充满水元素的庭院,让整个博物馆看上去生机勃勃。


一个月牙状的水池环绕建筑而建,意在创造与整体园区的视觉联系。坐于阶梯上可俯瞰临近的绿地,以喷泉为中心的水景区域则覆盖了整个中央庭院。



博物馆正面是一个大型广场以便接纳游客,汽车、公共交通、自行车等皆可直达,博物馆东侧设置停车区域。进入一层大厅,是中庭空间和展陈空间,前者承担售票处、商店和办公空间的角色,亦有为游客准备的特别定制的凳子休息区。


永久性展厅设有8个,主题各异,共同构筑起巴洛克艺术的全景。这8个永久性展厅均与露台相连,参观的同时可以一览周边公园和湖泊美景,实现人与自然的完美相连。


临时展厅的特点则在于可灵活组合的优势,当然也可独立使用。此外,一层还设有一个可容纳 312 人的礼堂,举办文化活动。



二层主要用于研究和教育项目,游客也可以来此观看巴洛克艺术品的保护修复过程,还可在后方露台上享受巴洛克风味餐厅。


在伊东丰雄的设想中,巴洛克博物馆应是一个怀抱国际野心的项目,他希望这里成为一个世界性的文化交流中心。




清水混凝土与普通混凝土的最大特点,是它的装饰性,其混凝土表面的纹理、孔洞、颜色都是建筑设计的一部分。但由于其没有其他装饰用的材料,因此对风雨的抵抗力较弱,对施工要求极高。


然而,诸多个性强烈的建筑师、设计师仍然对其爱不释手,如四大现代建筑大师之一的勒柯布西耶、被誉为“清水混凝土诗人”的安藤忠雄等等。历经岁月洗礼,清水混凝土如今亦不断散发着属于现代建材的独特魅力。


 END 

*本文部分图文来源于网络


想了解更多设计好料

来广州设计周

四天展期 两馆联动 更大规模 更多商机

12月3-6日

欢迎回家








 相关阅读

还剩 名额
设计本将严格保护您的隐私,请放心填写

大家都在看

相关网友问答